今天是
目前所在位置:首页 >就业服务 >就业服务
因工外出期间从事娱乐活动受伤的不能认定工伤
发布日期:2020-03-16     点击量:

 

   一、基本案情

  朱某系盐城某税务师事务所的参保员工,于2016年4月20日由该单位派至响水县某业务单位接洽所得税审计工作,于2016年4月21日0时55分左右,在响水县桃花源路与淮河路交叉口北侧200米路段发生交通事故当场死亡。该单位于2017年5月19日向人社局提起工伤认定申请,要求将朱某因工外出期间的伤亡确认为工伤。人社局受理此案后,通过层层调查,发现朱某在4月20日下午17时左右已经完成工作任务,回宾馆办理入住手续后与同事一起吃饭,饭后又去KTV唱歌,在次日凌晨时分发生了上述交通事故,因此认定朱某死亡情形不构成工伤。后该单位于2016年7月22日主动书面提出撤销认定申请。朱某的近亲属又于2017年4月18日重新提出工伤认定申请,人社局经过审理,依然认定朱某不构成工伤。

  二、处理过程

  朱某的近亲属不服人社局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向市人社局提起行政复议,经市局审理予以维持。当事人不服,向盐都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均对人社局不认定工伤决定予以维持。

  三、焦点问题

  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是否所有因工外出期间发生的事故伤害都能够认定工伤。

  四、分析意见

  (一)依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相关证人证言的真实性。该税务师事务所在第一次提起工伤认定申请时,提供了虚假证人证言,目的在于想要确认工伤,骗取应当由社保基金支付的一次性工亡补助金(高达67.23万元)。因事故发生时间为凌晨0时55分,不在正常的工作时间和上下班途中,该单位提供的两名现场证人都虚假陈述当天在业务单位工作至21时左右才结束,但是现场的另一名证人陈述的时间却不一致。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人社局就他们工作结束的时间、入住宾馆的时间、外出吃饭的时间、返回宾馆的时间一一调查,最终确认用人单位提供虚假证人证言的事实。

  (二)通过种种细节还原案件事实。因朱某死亡,很多案件事实需要在场证人的陈述和相关物证来确认。为查清此案,人社局先后到朱某生前服务的业务单位调查其工作时间,到其生前入住的宾馆查看监控录像确认其入住时间,到银行核实其信用卡刷卡时间,到公安局和检察院调查现场三名证人的首次笔录内容,最终还原事实,确认朱某在因公外出期间非从事与工作有关的行为而受伤。

  五、工作建议

  本案应当引发的讨论是人社局如何依法履行调查职能,避免工伤认定证据规定与实际取证的错位。实际中,虽然《工伤保险条例》赋予了社保行政部门一定的调查权,也明确了举证责任,但是在实际工伤认定过程中,还是存在不少的问题。为此,笔者就如何解决“调查难”,提出如下建议:

  (一)充分利用法定的调查权对争议焦点展开充分调查,从细节处查证案件事实。《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受理工伤认定申请后,根据审核需要可以对事故伤害进行调查核实,用人单位、职工、工会组织、医疗机构以及有关部门应当予以协助”,第六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条例第十九条的规定,拒不协助社会保险行政部门对事故进行调查核实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处2000元以上2万元以下的罚款”,因此,笔者认为,社保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阶段,应当充分利用法定的调查权展开充分的调查。本案中,人社局先后去相关单位调查数次,又多次对证人进行询问,制作证人调查笔录数十份,依据相关证人证言的细节矛盾之处,认定单位存在虚假陈述,最终确认不是工伤,依法维护了社保基金的安全。

  (二)认定工伤案件要实事求是,避免过度扩大认定范围。《工伤保险条例》的出发点是保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但是也明确规定了可以认定工伤以及视同工伤的10类情形,最高院司法解释以及人社部、省政府的相关规定对这10种情形也作了进一步的细化规定。尤其是针对因工外出类的案件,最高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五条明确规定“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或者开会期间;职工因工作需要的其他外出活动期间。”这三种情形可以认定为“因工外出期间”。而如果职工因工外出期间从事与工作或者受用人单位指派外出学习、开会无关的个人活动受到伤害,应当不认定为工伤。因此,本案中,人社局就该类案件作出不予认定的决定,坚决肃清虚假案件的申报,不随意扩大认定范围,即达到了依法行政的目的,也维护了社保基金的安全。


  • 上一条:用人单位是否可以任意与劳动者约定由劳动者承担违约金? 2018-09-26
  • 下一条:公司提前解散,是否要先与员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2020-04-10